為什么中國企業在海外島嶼注冊離岸公司?

近年來,隨著中國企業在香港、美國、新加坡等地區的上市熱潮,開曼群島、維爾京群島、百慕大群島這些鮮為人知的島嶼逐漸成為中國企業注冊離岸公司的搖籃。據統計,這些地區注冊的企業有1萬多家與中國內地有關聯,新浪、網易、金蝶、聯通等企業都不是我們熟知的名字。目前,這些地區平均每天都有一家新的中國概念公司注冊。事實上,這些公司的所有者可能永遠不會去這些偏遠的島嶼注冊。

那么,是什么樣的驅動力促使大量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涌向這些海島呢?

第一個原因必須是公司希望在海外曲線上市。

境外曲線上市的學術名稱為“造殼上市”,是指在擬上市的境外證券市場所在地或其允許的國家(地區)設立中資公司控股公司,然后以控股公司的名義申請上市。例如,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的華晨汽車在百慕大群島注冊;在新加坡證交所上市的鷹控股公司注冊在開曼群島;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僑興環球在英屬維京群島注冊。這些公司的上市路徑是先在境外相關島嶼設立公司,然后收購或控制境內公司的境外曲線上市。隨著這些企業的成功,以下企業也走上了這條曲線上的上市之路。這條路的第一站是在開曼群島、百慕大和維爾京注冊一家或多家公司。有人說,這些島嶼是中國企業海外上市曲線上一個美麗的轉折點。事實上,從中國大陸開始,通過這一轉折點,民營企業不僅可以進入香港的創業板,也可以進入美國納斯達克。由于百慕大群島、開曼群島和英屬維京群島的法律屬于普通法系,它們是納斯達克和香港- GEM的合法注冊地。

那么,這些上市公司為什么不選擇證券市場的位置進行注冊,繞過遙遠而陌生的開曼群島和百慕大群島呢?原因有四:簡單的登記手續、降低風險、規避外匯管制和合法避稅。

我們來談談第一個原因——注冊過程很簡單。你可能也聽到過類似的感覺,一家公司的上市老板需要剝去一層皮。如果你想上市,創業者必然會面臨各種復雜的審批程序、規則和要求,創業者頭痛不已。然而,開曼群島、百慕大和維爾京群島作為境外注冊的天堂,可以為企業節省很多繁瑣的手續和規則。例如,公司可以不在注冊地生產經營,可以將注冊資本挪作他用,公司的創始發起人不需要是當地居民或者國民,不需要向當地稅務局提供財務報表等。,而現在在中國辦理離岸公司注冊的機構也很多,似乎還很遠,沒有任何障礙。

另一方面,這些島嶼具有寬松的法律環境和良好的保密性,可以通過曲線路徑降低上市公司的法律風險。

以位于加勒比海的開曼群島為例。它是一個半自治的英國殖民地。根據開曼群島公司法,免稅公司可以得到政府的保證,20年內不征稅。他們可以發行沒有面值的股票。他們也不必每年召開一次大會。甚至股東的名字也可以保密。法律環境寬松,公司業務保密性高

以位于加勒比海的開曼群島為例。它是一個半自治的英國殖民地。根據開曼群島公司法,免稅公司可以得到政府的保證,20年內不征稅。他們可以發行沒有面值的股票。他們也不必每年召開一次大會。甚至股東的名字也可以保密。寬松的法律環境和公司業務的高度保密性,使上市公司的安全得到充分保障,大大降低了各種風險因素。如果未來上市公司與投資者之間出現法律糾紛,在裁判過程中適用的開曼法往往會使上市公司逃避一些責任或占據有利地位。

第三個原因是這些小島非常優惠。

在這里注冊的企業不征收所得稅和資本利得稅。這就意味著,雖然在中國大陸從事實際業務的公司必須向中國政府繳納企業所得稅,但境外控股公司作為其投資者,由于其注冊地的小島嶼不征稅或在境外上市的公司中存在的問題,可以避免在整個境外上市公司體系中重復征稅控股公司的投資收益稅率很低。

第四個好處是,開曼群島、百慕大、維爾京和其他地區一般沒有外匯管制,而且外匯準入是自由的。

這使得中國企業在海外資本市場籌集的大量外匯首先被安排在境外公司。根據中國企業的實際經營需要,將資金逐筆匯入中國,而不是將海外募集的外匯全部一次性投向國內企業。

除上述原因外,還有一個我們都知道的秘密:許多處于海外上市曲線的公司可能在多個避稅天堂注冊多家“空殼”公司。在這些海外“空殼”公司注入國內資產的過程中,伴隨著層層交錯的持股關系和撲朔迷離的資產置換。一般情況下,很難找出每家公司之間的關系,這有利于內部資本運作,如關聯交易。也就是說,越復雜,越安全!

事實上,除了上述原因外,企業在海外注冊還有很多目的,比如利用這些海上偏遠島嶼進行企業身份轉換。一些中國獨資企業在海外注冊了一家離岸公司。這些企業的所有者可能會讓他們看世界地圖,找不到注冊的地方。其目的是享受外商投資企業的優惠待遇,幾年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減稅。

因此,一些效益較好的民營企業會想到假合資的方式逃避國內稅收,這在短時間內很難消除。與這些從事假合資、獲得一些小稅收優惠的民營企業相比,一些國內大企業也在玩這種海外注冊的把戲。比如,一家中國大型企業的通信公司在開曼群島注冊了一家離岸公司,將該企業的所有不良資產注入一家新公司,從而成功實現了優質資產與不良資產的分離,在資本市場上獲得了巨大的利益。

如今,就連在大陸投資的臺資企業也做出了這樣的變臉。聰明的臺商先將資金投資于在開曼、百慕大、維珍等地注冊的離岸公司,然后再轉移到大陸。讓臺灣政府監督是沒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