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的商標是由未經授權的代理人注冊的,我該怎么辦?

公民、法人可以通過代理人進行民事法律行為。代理人應當在代理權范圍內,以被代理人的名義進行民事法律行為。委托人對代理人的代理行為承擔民事責任。

商標法第十五條款規定,代理人、代表人未經授權,應當以自己的名義將被代理人、被代理人的商標注冊。委托人或者委托人提出異議的,該商標不予注冊,不得使用。

但是,在實踐中,有些“智智智”的代理人或代表并不是直接以自己的名義,而是通過第三方對被代理人或被代理人的商標進行注冊。當事人或者不直接以自己的名義申請注冊的當事人的商標如何處理?

本文就如何理解《商標法》第十五條款規定的“以自己的名義”進行了探討,并總結了在實踐中推定為“串通行為”的幾種具體身份關系,希望能為代理或代表人未以自己的名義直接注冊商標的情況下如何適用本條提供一些參考。

1、 對第15條第1款中“以你自己的名義”的理解

《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權授權確認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五條第三款規定:“商標申請人與代理人之間有親屬關系或者代表人,可以推定商標注冊行為是與代理人或者代表人惡意串通的,并由人民法院適用《商標法》第十五條款的規定進行審理。”(發字[2017]2號)

事實上,上述司法解釋擴大了《商標法》第十五條款對“以自己的名義”的解釋,包括“代理人或者代表教唆他人申請(惡意串通)”。這一解釋更符合立法初衷。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委員會編制的《2013年商標法解釋》指出,“本條是關于禁止惡意注冊他人商標的。”,代理人、代理人擅自注冊被代理人、被代理人商標的行為,或者與第三人(商標申請人)串通,以第三人名義注冊被代理人、被代理人商標的行為,不僅違反了民法通則和民法通則應承擔主體責任,但也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的基本民事原則和商業道德。這種行為應該受到法律的規范。

司法機關和商標行政機關制定的《審判指南》也明確規定:

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審查試行標準:“雖不得以代理人、代表人的名義申請被代理人、被代理人的商標注冊,有證據證明,注冊申請人與代理人、代理人有串通、串通行為,屬于《商標法》第十五條款所稱代理人、代理人未經授權注冊的行為。”。對于串通、串通搶注的,可以根據商標注冊申請人與上述代理人或者代表人的親屬、投資等關系推定。”

從上述司法解釋、北京市高院發布的《商標權授權確認行政案件審理指南》和《商標審查審理標準》中不難看出,代理人、代理人通過第三人注冊被代理人、代理人商標的,代理人、代理人與第三人串通的,可以適用商標法。審判依照第十五條款的規定進行。

在實踐中,如何認定串通行為?我們怎么知道代理人或代理人與第三方串通?上述司法解釋和審判指南明確了代理人或者代理人與第三人之間的具體關系。也就是說,只要代理人或者代表人與第三人依法有特定關系,即推定其串通、串通,就可以直接適用第十五條款“以本人名義注冊委托人或者代表人的商標”的規定進行審理。

2、 實踐中幾種被推定為“串通行為”的具體身份關系舉例

(1) 商標申請人與代理人、代表人之間有聯系,一般由同一法定代表人、股東、實際控制人等確認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提交了無效宣告申請人與上海盛益公司之間的經銷合同、發票和電子郵件,以證明申請人與上海盛益公司有經銷代理關系;同時,我們提交了被申請人深圳寶納公司和上海盛益公司的工商登記資料,證明其法定代表人和股東是同一人,屬于關聯公司。

因此,我們建議根據《商標法》第十五條款的規定,宣告爭議商標無效。國家知識產權局在無效宣告請求裁定書中認定,上述情形屬于《商標法》第十五條規定的“未經授權,由代理人或者代表人以自己的名義注冊委托人或者代表人的商標”的情形,不支持被申請人深圳寶納公司對其與無效宣告申請人沒有代理關系的抗辯,因此,爭議商標宣告無效。

(2) 商標申請人與代理人、代理人有親屬關系——父母、子女、近親、配偶

參考材料:

一、(2018)京杭中院二審行政判決書

二、(2019)4237號二審行政判決書

三、(2018)207號二審行政判決書

四、(2019)812號二審行政判決書